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曾夫人论坛255777分析 >  正文
四川传媒学院摄影专业2020届毕业创作①
发布日期:2020-05-25 08:16   来源:未知   阅读:

  郑锋棋:从去年十一月份构思并开始拍摄的。关于使用x光机的拍摄手法的灵感来源于一次陪朋友去一个口腔诊所,医生用小型x光摄影机,和x光底片现场拍摄并洗出了一张朋友后牙的照片,当时看到是新奇与震撼的,虽然朋友牙疼的喊叫更让我揪心。之后在创作构思后立马入手了一台,并开始实验拍摄。关于创作主题的灵感,构思创作那会正好了解到加缪关于存在主义中对人我矛盾的理解,与x光机拍摄出来的效果不谋而合(表象与本质),加上与实物装置、照片的拼贴的方法(主观再创作),正好可以实现对一个人具体形象或某一特点的表现。

  郑锋棋:我的指导老师是程卓老师。在构思创意时指导老师对我的创作形式与目的给予了一定的肯定与质疑,帮助我反思自己的想法,并且举出诸多相似创作方法和创作动机的摄影师和艺术家,不断的引导我对自己的拍摄形式和内容上不断构思升级。

  疫情严重一直呆在家里,对自己的创作拍摄还是正影响多些,可以沉下心来实验性拍摄、冲洗胶片。负影响的话还是有一点点的,就是不能出去吃火锅喝奶茶(一点点),很影响心情。

  郑锋棋:如果把“初次接触摄影”定义为:第一次把自己的想法拍进照片里的话,印象里应该是初中去春游,拍了人生中第一张大脑中预先构思画面与意义的照片。专门学习摄影后,对我来说日常摄影和摄影创作是分开的(大部分情况下),日常摄影主要是是记录情绪心情决定画面;创作则需要认真的构思策划想象画面,但不论有表达与否,摄影创作需要有个完整性(情绪啊,观念啊,表达啊,提问啊,脑海中画面呈现啊,脱离内容对形式呈现的理解之类的种种)。现在的摄影我觉得是多元的,和其他艺术形式的关联更加密切,简而言之就是摄影可以融合于一切,一切也可以融合于摄影,但是现在的摄影对于内容和形式的追求觉得和以前是一样的,好的东西都有相同的好,丑的人却又不同的...咳咳说歪了。未来的摄影...?呃,摄影更加溶于一切,一切更加溶于摄影。

  喜欢贝尔纳·弗孔,觉得他是一个非常细腻敏感的人。喜欢马良,微博上是一个晒娃博主。当然前提是因为很喜欢他们的作品呀。摄影书的话喜欢海蒂安妮斯顿的《重构摄影》

  胡美玲:我的毕业创作是从19年十月份就开始做了。一开始是在在摄影之后的摄影这本书的时候,就看到了大卫•霍克尼的摄影拼贴图片,第一次看到他的作品的时候就非常喜欢,觉得很不错,然后联想到自己的作品何不融入这样的摄影形式呢。

  胡美玲:程卓老师在整个创作过程中,从一开始我没有用到摄影拼贴的时候,程卓老师就说我可以增加作品的形式感,也是因为这句话,让我更加肯定我想运用摄影拼贴形式来进行创作了,过程中程卓老师也经常给我的作品在拍摄上以及作品上提意见,让我的作品看起来更好。

  由于我拍摄的主要对象是城市下的那些废弃景观,其实在疫情后期的时候,许多的地方开始施工,导致我失去了很多可以拍的对象,于是在解封之后开始重新寻找了拍摄对象。

  胡美玲:我是大学才开始学习摄影的,在这之前,我对于摄影可以说是一无所知的,但是接触过后,发现不管是拍景观、人像、纪实或是其他,每次当我发现自己的拍摄结果有看起来还不错的时候就会有一丝成就感,摄影对我来说是丰富了我的生活的。我觉得现在的摄影已经融入了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是当下很流行的技术之一。我认为在这个科技时代下,摄影将会得到更大的发展,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想要去接触摄影,爱上摄影。

  喜欢的摄影师是莎莉·曼;喜欢的摄影作品是莎莉·曼的《亲密家庭》;喜欢的书是《东京日和》。

  李语桐:其实自从上了大三,我就一直在思考和构思自己的毕业创作了,一直在思考怎样的一个作品才是对我整个的大学生活的一个总结。但是途中经历了挺多变动,不断地尝试琢磨,一直到2020年初的时候才最后确定了创作方向,前面只是不停地拍摄,更换不同地风格。

  喜欢旅游是我摄影的根源,一路上风土人情的直白记录渐渐不能填补我对摄影艺术的燥动,大学的专业学习让我真正明白了第三只眼的含义,一段古城墙在我眼中幻化成摄影符号,它们可爱而又质朴;黎明的晨光下孤独的旅人不再是一个平面,如果是我,内心的世界将是对浩瀚时空的无限感慨;江南千年古刹的瓦屋项,丝绸之路上的点点滴滴,真实存在却又焊接着远古风云的玉门关、嘉峪关......无数的画面换算成摄影符号,让我数日沉浸其中,激情不能自已,必须用一种态度来表达最后成就了我的观念作品。

  李语桐:我的毕业设计指导老师是程卓老师。他在正式进行毕业创作之前就推荐我看很多的书,包括在之前的课程中也会给到我很多关于在叙事语境上的、自主练习方面的建议。毕竟于我而言,最缺乏的是阅历,老师在拍摄的理念上给我了启发,引导我去思考。只要他不回回都拿找男朋友的话题来举例,那就更完美了。

  疫情期间,我是蛮感谢这段时间的,这段时间是我作品真正的成熟期。因为我是一个经常走南闯北、爱好户外的人,硬盘里存了几个T的素材都没有好好的整理过,《霍尔普迪》里所有的素材也都来源于我自己的素材库,不断的进行筛选、搭配,制作出来的一组作品。

  李语桐:摄影,于我而言摄影一直就是拍照片,从小是外公送我的第一台相机,外公很喜欢带着我一起出去旅行,给我拍很多照片,但是也不知道为什么好像直到外公去世我都没有给他认真的拍过一幅照片,很遗憾。摄影伴随着我的成长,对我来说它就像是呼吸。可是慢慢的随着不断有老师在说,你的作品很浅显,缺乏阅历的时候。我有一段时期特别难过,阅历真的于一个摄影师来言太重要了,这是对于摄影师来言最重要、最宝贵的财富。我不可能一夜白头,我只能在其中不断去吸纳新的内容,不断练习。

  哈哈!真的说实话,我是真的没有一个喜欢的摄影师,去崇拜的。我只是会很欣赏某个摄影师在某个时期的某组作品吧。不过每次这么说都会被程老师进行无情的、高处的碾压。因为人的情感诉求是一段一段的,这个时间段,可能你是这个样的,而那个时间段你又是另一种天差地别的模样。当然,我最羡慕的还是每位摄影师、艺术家自身阅历的部分,因为这是你没有办法偷走,也没有办法去复制的。所以我很喜欢听老师们讲述自己的故事。

  张恬溪:大概从去年七月份开始构想,后来一点点逐步完善到10月份开始实践。没有说什么突发的灵感,我对城市的观察是一直持续的,这个作品也可以说是自然发生的。现在它作为毕业作品可以告一段落,但作为创作还是可以延续。

  张恬溪:程卓老师是一个见面会给人留下印象的人,不仅仅是外貌,他的言辞和谈吐会给听者带去很多思考。作为指导老师的他比较犀利,在毕业创作中提出的见解很有建设性,在过程中我是非常受益的。

  疫情期间无法外出,一方面限制了对室外环境的考察,另一方面也给了我更多思考的时间。要在有限的空间里汲取符合创作条件的因素,所以有了作品中几张室内的画面。因为我前期在考研,中期又碰到了疫情,后期还要去实习,整个创作过程从时间上来说是比较充实且紧迫的。

  张恬溪:我很喜欢彭可的摄影,她的作品是我买的第一本摄影书。有时候我会对着她的作品看很长时间,是比看电影听音乐更有作用的得闲方式。

  早期独自的摸索相对浅显,真正了解摄影是遇到木格老师。木老师不仅带我探索摄影,更让我重新认识自己。摄影是摄影师靠近世界、走进生活、寻找自己 的工具。我认为现在的摄影已经相对专业且分层了,它需要人们具备一定的理论知识才能对作品有更多更深层次的认识。有时候你觉得好的作品其实没有那么优质,觉得幼稚的作品也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未来的摄影我觉得是会更有挑战性的,会趋于人类所没有尝试过的领域,起码我是这样期盼的。

  刘家彤:大概是一年前开始准备毕业作品的创作。在逛公园时意外发现自己小时候就存在的老式游乐设备竟然还少量的存在,我静静的在旁边坐着看了一会就有了拍摄的想法

  刘家彤:从选题开始到中间的拍摄再到最终效果的人呈现 我的指导老师 程卓老师都给了我很大的帮助和鼓励。因为疫情原因在四五个月的时间里无法出门拍摄 说实话还是挺焦急的。

  刘家彤:17岁开始懵懂的接触摄影,在专门学习后发现的摄影世界和当时完全不同。我觉得无论是现在的摄影还是未来的摄影,都是朝向着更加主观性情感表达的方向发展,因为人们是越来越想要表达自己的。

  最近很喜欢埃里克·索斯,他的《眠于密西西比河》讨论自身与他人,个人与集体的关系和诗意化的表达。

  我是任教于首都医科大学的谷晓阳博士,人类该如何与流行病长期共存,问我吧!